市建院-关于建筑设计 我们你更懂

从碰运气到奥斯卡,从青瓦台到摩天楼,韩国建筑跌宕起伏的十二年

返回列表 来源: 发布日期: 2020.02.26

2020年2月发生了两件事儿,让韩国重新回归全球公众视野——

10日,韩国电影《寄生虫》在奥斯卡颁奖礼上拿下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国际影片四项大奖,韩国总统文在寅在第一时间公开发文表扬。

14日情人节,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新闻,韩国前总统朴槿惠“闺蜜干政案”重审宣判。

众所周知,韩国总统被视为"高危职业",从最初的李承晚到现在的朴槿惠,无一例外的都没有善终。


那么问题来了,韩国人民要说谁把我们韩国总统害成这样?这顶“大黑锅”砸在了韩国总统府邸青瓦台头上,韩国民众:青瓦台风水有问题,我们的总统其实没问题,都是被青瓦台“克”的?


01


首尔市鸟瞰


据说青瓦台的风水是我们的老祖宗帮着定的,咱们的大师从中国延伸过去的龙脉上点了龙穴,让青瓦台蹭上了咱的龙脉,有了左青龙-骆山,右白虎-仁王山,前面还有水形成的玉环腰带的“大三套”,被没见过世面的朝鲜国王钦点为“天下第一福地”。

不过,咱的龙脉其实在韩国这小地儿上找到个完美的风水宝地那真是难度系数挺高的!

所以这青瓦台也是有bug的,比如“右白虎”仁王山,它太高了,本应“降龙伏虎”,可虎没降住却成了“白虎衔尸”,对主人有很(è)大(liè)的影响,详情参见历届韩国总统......

02

首尔青瓦台总统府


有一种禁忌地势叫裙掀,多主男女之间不可明说之事。青瓦台与背后的山脉又中枪了——总统们性丑闻事件频发,那可不是人家不检点,都是风水的祸~青瓦台的裙掀地势也都是初始bug,没办法!

所以在1948年青瓦台上位成了总统府后,韩国总统们开始了一轮花样作死。

首先在青瓦台正前方建了一条马路,完美的构成了一箭穿心煞;颜色名字双剑合璧,青瓦台,孤寒之象,灵堂一般,天运会庇佑?

其次背后的小山也是坟包样式;前面的绿地犹如大坑,自己挖坑自己跳……

怪不得人家潘基文本来想参加竞选也放弃了,必须为自己的安全考虑啊!

03

首尔江南区

04

首尔韩屋村




05

首尔天际线


“青瓦台魔咒”很难定论,但风云变幻的韩国政坛似乎也影响到了这座城市的建筑。去过首尔的人,通常会有一个疑问:为什么这座城市的建筑如此缺乏统一性?

从分布在江南区的摩天大楼与低矮的概念商店,到北部的传统韩屋、南部的低矮厂房,再到郊区重新拔高的居民楼,它的天际线就像是过山车的轨道,忽上忽下。

尽管不同功能分区的建筑存在高度差异是普遍现象,但谈及建筑外观,少有城市的建筑能像首尔一样,呈现出如此丰富的形态。

比如117米高的Boutique Monaco大楼,被建筑师顽皮地抽离出了几块立方体,像是一块被啃食过的奶酪。


06


Boutique Monaco

(来源:designboom,摄影/Kyungsub Shin)


即使是成本较低的小楼,也不总是方方正正,而会被别出心裁地加入一个斜坡,或在长方体中挖掉几块,构造出一个有些古怪的几何体。

Twin buildings是一个私人文化中心,由韩国建筑事务所Moon Hoon修建。两幢水泥建筑中间空出了一个球形的空间,在黑夜的映衬和黄色灯光的照射下很像朦胧的月光。

两幢建筑一高一低距离很窄,中间的过道用做通向二楼的楼梯。建筑中心的“月球”也极为巧妙,它打破了原本单调的水泥盒子,拥有生动的情绪,充满了柔情。



07


Twin buildings by Moon Hoon

(来源:designboom,摄影/Moon Hoons)


再如Paul Smith位于首尔的旗舰店,有着更吸睛的建筑外观,一个凹凸有致的壳状物,是不是像极了一个大智齿?

事实上,这些现代建筑不仅仅是为了吸睛,在更大程度上是为了在不违反政府规定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增大店铺空间。

于是,负责设计的韩国本地设计公司 The System Lab,不得不采用“圆形打磨、切割”等手段,设计出了现有的建筑。


这一切之所以会存在,并非建筑师自由创造的结果,而是与韩国政府严格的建筑容积率限制有关。开发商、土地所有者以及建筑师,都被卷入了这场容积率游戏之中。


08


Paul Smith首尔旗舰店

(来源:archdaily,摄影/Yongkwan Kim)


韩国对于不同建筑用地的容积率限制存在着极大的差异。住宅的容积率基本处于1到2.5之间,绿化区的容积率需保持在0.5以下,而在商业区,部分建筑的容积率允许达到10。

由于露台通常不被计入容积率的计算中,建筑师们通常会特意挖空建筑一些部分、构筑露台,或在建筑里面上打造向外延伸的露台,以满足政府的容积率要求并保障业主的利益。

于是,开发商、土地所有者以及建筑师,都被卷入了这场容积率游戏之中。而对于前两者来说,高建筑容积率意味着更多的经济收益。

在首尔,建筑面积每增加一平米,每个月的租金就可以平均上涨17美金。



09

韩国第一高楼,首尔乐天大厦


所以对于建筑师来说,如何在满足容积率要求的同时,实现可出租建筑面积的最大化,成为了决定其设计是否成功的重要指标。

就像“带着镣铐舞蹈”,建筑师们最终建造出了这些奇异建筑。2008年,首尔人口已超1000万,是当时美国人口最多的城市——纽约的 1.2 倍。加上金融危机的打击,政府不得不提出严格限制建筑容积率的规定。

而城市化程度最高的首尔,也注定成为这类建筑分布得最为密集的地方。当它们组合在一起,自然就形成了跌宕起伏的城市天际线,也为世人带来了极为新鲜的感官体现。


韩国电影《寄生虫》里的世界真实而残酷,首尔建筑的未来也必然会持续变化,同时成为整座城市甚至国家发展的一个有趣缩影。


题图为首尔东大门设计广场

图片来自:Wikimedia,摄影/Eugene Lim

联系建筑学院

  • 手机: 400-179-8989
  • 传真:0851-879787666
  • QQ:1379404366
  • 邮箱: 1379404366@qq.com
  • 地址:贵阳市观山湖区金阳北路227号
贵公网安备 52011502000460号 贵阳市建筑设计院 Copyright © 2017 贵阳市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